乾隆帝内棺里竟有五个头颅骨

2018年10月28日   缅甸小勐拉   30人浏览   0人评论

  作者简介:徐广源,满族,河北省遵化市人,1946年3月生。任清东陵文物管理研究室主任多年。现专门从事清代陵寝、后妃的研究工作。参加过乾隆帝裕陵地宫、慈禧陵地宫、容妃(香妃)地宫的开启和清理,亲手整理过慈禧的遗体。

  前两道石门都轻而易举地推开了,第三道石门想必也不会费事。可是,大家合力推门,石门竟纹丝不动。也许因为几天连续工作,又接连推开两道石门,大家都有点疲劳了,劲儿未用足?于是大家又攒足劲儿,再次合力猛推,但石门仍然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用手电从门缝往里照,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怎么办?个个都搔头抓耳想主意。忽然有人说:“用千斤顶试试。”大家都一致赞成,派两人回去分头去找。时候不大,便从当地驻军那里借到了一个千斤顶,还找来了几根方木。大家把千斤顶和方木接起来,摆成一条直线,平放在地上,千斤顶顶住西扇石门,方木另一端顶住第二道石门的下门槛。

  随着千斤顶顶杆的慢慢伸出,门扇慢慢转动。当门扇开到能够钻进人的时候,杜清林和李有首先钻了进去。他们用手电一照,原来是一口巨大的棺木顶住了石门,棺盖的后部被凿了一个大洞。这口棺木,东扇石门顶得多,西扇石门顶得少。用撬杆将棺木向东点了几下,西扇石门就完全推开了。第四道石门的两扇门躺在地上,西扇门已破碎成多块,东扇门还比较完整,只有上门轴略有残损。大家进入地宫的最后一座券堂即金券,里面一片狼藉,气味难闻。地宫内的外椁无一幸存,内棺也只存四口。被拆散的棺椁木板堆放在棺床上东北角。幸存的四口内棺,正面棺床上有两口,一东一西,西面的较完整。棺床下有两口,一口竖立着,另一口顶住了石门。石棺床正中有一个圆孔,就是所说的金井,用铁棍往下探试,有六七十厘米深,里面都是黄土。

  为了给以后的工作提供方便,必须首先将隧道内的砌砖清除干净。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工作。整个砖隧道券及隧道的露天部分,砌砖达四百多立方米,全部灰砌灌浆,相当坚固。而且拆下来的砖块要先运出方城隧道券外,再运到陵院外,不能用车,全靠人力搬抬。保管所干部职工白天干,早晚接着干,始终没雇用外工。接下来是清除地宫内的灰浆、垃圾。大家先将杂物一筐筐抬出,在里面细找,然后再像淘米一样淘洗,不放过任何一件细小的文物。由于工作量很大,人手又少,加上主要领导抓得不紧,所以地宫的清理工作进展十分缓慢。1976年7月28日,发生了唐山大地震,波及到东陵地区。由于大家全力以赴投入抗震救灾地宫清理工作被迫中断。

  1977年2月的一天,还没有到清东陵工作的我,平生第一次钻进了皇陵地宫。当时的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

  开启裕陵地宫的消息,尽管当时严格保密,但在东陵、马兰峪一带却流传很广。当时我已研究清陵好几年了。出于对清陵的偏爱,我自然比一般人更多了一份关注。怎奈东陵文物保管所对裕陵地宫控制得十分严密,平时裕陵大门总是紧锁着,除了上级领导外,一般人很难进入。但上天作美,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有幸钻进了裕陵地宫,亲眼目睹了尚未清理的地宫现场。

  那天是1977年2月5日,我正在马兰峪四村大队部。忽然有人告诉我马兰峪供销社已通过内部关系,与东陵文物保管所取得了联系,准备让部分职工秘密参观裕陵地宫。我当时的身份是马兰峪四村大队的现金出纳员、团支部书记,于是我匆忙赶到供销社,走了一个“后门”,冒充供销社职工一同前往参观。那次去参观的只有七八个人,我们坐着130汽车直奔裕陵。到了裕陵宫门口,接待我们的是谢久增(那时我们还不认识,没想到后来成了同事)。他拿着钥匙,开了锁,把我们领进了裕陵。

  当时地宫入口还没有修好,谢久增拿着临时拉线的电灯在前边带路,领着我们慢慢地进入了地宫。2月5日是农历腊月十八,六九第一天,正是最冷的季节。进入地宫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里面很温暖。

  我们小心翼翼地沿着斜坡走进了地宫。迎面是一道石门,门口有两根四棱石柱。石门敞开着,每扇门上雕刻一尊菩萨立像。走进第一道石门,我看到了门洞两壁雕刻的是四大金刚坐像。第一个券堂比较敞亮,墙上刻着许多我看不懂的文字和一些装饰图案。当时地宫的地面上积存着三四寸深的灰浆,我们是踩着脚手板进入的,时刻都要小心翼翼,分散了不少精力,加上灯光晃动,地宫里的雕刻看得不太清楚。

  进入最后一个券堂即金券,只见门口地面上是被炸碎的石门。离门口不远处放置着一口巨大的棺木,里面胡乱堆放着人骨,当时我特意数了数,竟有五个头颅骨。在另一个棺内还有一些人的遗骨及一个头颅骨。券堂里横七竖八的棺木有好几口(当时来不及数)。地宫棺床上的东北角垛着一人多高的棺木板。地宫里的气味非常难闻。

  谢久增手中的电灯边走边晃,人影在地宫中忽闪忽闪,说话带有回音,显得有些阴森恐怖。尽管还想在里面多待一会儿,再多看上几眼,但别人都忍耐不了那难闻的气味和恐怖的气氛,都很快退了出去,我不得不恋恋不舍地最后离开地宫。那次在地宫虽然只待了二十多分钟,但在我人生的旅途上却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因为这是我平时第一次进入皇陵地宫,这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从而更加坚定了我研究清陵的决心。

  裕陵地宫自1975年开启,到1977年夏,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清理工作基本处于停顿状态。我是1977年7月7日调到清东陵文物保管所工作的。为什么我对这个日子记得这么牢固呢?因为这个日期中含有四个“7”字。我到清东陵文物保管所工作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裕陵地宫详细看一看,这时我所看到的地宫里的状况同五个月前所看到的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那时老所长乔青山已经退休,接替者是原马兰峪公社党委书记宁玉福。这一年宁所长四十岁,年富力强,正是干事业的好年纪。宁玉福上任后,首先抓的工作就是加紧清理裕陵地宫。他很快组建起一支古建维修队伍,作为地宫清理的骨干力量。

  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每到阴雨连绵的夏季,裕陵地宫里就有二三米深的积水。帝后妃的棺椁尽管漆饰了数十道漆,但也经不住一百多年的浸泡,许多棺椁已经糟朽。况且被拆散的六口外椁、两口内棺的残破木板因堆垛在一起,已经无法分辨出哪块木板属于哪口棺木的。经过木工师傅的认真耐心的拼接,只组装成了三具完整的外椁,内棺则一口也未能组装成型。

  如前所说,乾隆帝的内棺里有一大堆杂乱的骨头和五个头颅骨,在另一具内棺里有部分遗骨和一个头颅骨。那时我还没有看到耆龄、宝熙等人的东陵善后日记,并不知道重殓时将帝后妃五人的遗骨同殓一棺的事。之所以知道那具盛有五个头颅骨的内棺是乾隆帝的,依据主要有两条:一是这口内棺比其他三口都大,地宫中葬有一帝二后三妃,最大的内棺只能是皇帝的。二是这口内棺,棺内棺外的经文、图案雕刻均为阳刻,其他三口则为阴刻。阳刻比阴刻费工费时,工艺更精,图案阳刻的内棺自然应是皇帝的。乾隆帝的这具内棺,称得上是一件剔红艺术的杰作。无论其藏文佛经,还是佛教内容的花卉图案,立体感都很强,刻工精湛。我亲眼见到的清朝帝后妃的内棺,其中包括慈禧的内棺,其文字和图案均为阴刻,唯独乾隆帝的这具内棺为阳刻。遗憾的是,这口内棺已于1977年9月套上了外椁,再也不能见到阳刻内棺的风采了。

  令人奇怪的是,地宫共有四道石门,理应有四块用于顶页门的自来石,而现在却仅有两块。我曾就这个问题专门走访过谢久增、杜清林,他们也说只看到两块,另有些碎小石块在清理地宫垃圾时被清走了。经分析,很可能当年盗匪炸石门时,将第四道石门的自来石炸碎了,当成垃圾被清走了。但第三道石门并未被炸,自来石到哪里去了,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标签:地宫金券
祥云千寻广告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www.6200338.com网站地图

      Powed by Z-BlogPHP.Theme by 千寻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