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彬:刺杀丁默邨的幕后指挥(1

2018年11月24日   缅甸小勐拉   12人浏览   0人评论

  在广东梅县将军馆内陈列着策划指挥刺杀丁默邨的陈彬将军的简介。日前,笔者有幸采访了陈彬的女儿陈维莉女士,她向我讲述了陈彬在抗战时期策划刺杀丁默邨和日军重要将领柴山醇的往事。(本文摘自《上海滩》2012年第7期)

  陈彬乃广东梅县松源镇案背村客家人,193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物理系。根据他的部下温启民回忆:“他原有志于发展科技,惟其时日本军阀侵占东三省,继又在上海制造‘一二八’事变。全国同胞救亡图存,风起云涌,陈氏激于爱国热情,即投身救国运动。毕业后赴南京中央党部服务。”“1936年奉派到香港任少将组长,负责侦查日本特务汉奸浪人的活动情况……1939年冬,陈彬奉命由香港调回上海(沦陷区),任中将级站长。”

  陈彬未赴任前,中统上海站长是中统苏沪区区长徐兆麟。1939年9月,在李士群的拉拢下,徐兆麟的助手、副区长苏成德叛变,供出中统苏沪区的全部组织。随后,苏又主动去策反另一名副区长胡均鹤。结果,除区长徐兆麟、情报组外勤嵇希宗和会计蔡均千侥幸脱险外,中统在苏沪一带的组织几乎被一网打尽。仅在上海附近,就有40余人被捕。陈彬可谓临危受命。

  上海是中统敌后战线年“八一三”事变后,日军已占领了上海除租界以外的全部地区,租界就成了被沦陷区所包围的孤岛。1939年的上海滩,可谓谍影重重、高手如云。要在上海站稳脚跟,实在并不轻松,因为陈彬所接管的是一个遭受到日伪特工毁灭性打击的中统上海站,而他的对手又是极其残忍的魔头——丁默邨和李士群。丁、李都曾是CC系的成员,深谙中统内部情况及地下活动的规律,对中统等潜伏组织构成极大威胁。

  陈彬上任伊始,首先着手重建中统在上海的地下组织。1939年12月,“日汪密约”即将签订,重庆中统总部给刚接任上海站工作的陈彬下达了制裁丁默邨的命令,意在借刺杀丁默邨来恐吓汪精卫卖国集团。在抗战时期,军统、中统都把锄奸行动当作地下战线的重头戏,自抗战爆发以来,仅上海一地,就有十多个重要的汪伪成员被重庆方面暗杀,如季云卿、傅筱庵(时任伪上海市长)、陈箓(时任伪外交部长)、屠振鹄(时任上海伪法院院长)、高鸿藻等。为了进一步惩罚汪伪的卖国投敌行为,重庆当局决定加大打击力度,而血债累累的76号魔头丁默邨自然就成了密杀令的首选对象。

  1939年夏秋之际,中统就给当时的上海站下达过刺杀丁默邨的制裁令,但由于同年9月中统上海地下组织惨遭破坏,未及实施。12月,重庆当局得到汪精卫集团内部高宗武、陶希圣等人的密报,获悉汪精卫孤注一掷,准备举行日汪密约签字仪式。于是,重庆当局再次下达的密杀令,正好与陈彬上任后要重整旗鼓、报仇雪耻的计划不谋而合。陈彬、郑苹如以及情报组外勤嵇希宗等随即组成了锄奸行动小组,由陈彬直接指挥。锄奸组里还有一位王应铮,是陈彬的主要助手之一,相随左右,情同手足。

  早在陈彬来沪之前,郑苹如已奉命打入76号特工总部,成为丁默邨的秘书,密切掌握着丁默邨的行踪。

  陈彬领导的锄奸小组,曾策划过两次锄奸行动,轰动上海滩的西比利亚皮货店门口的枪声是第二次。在此之前,12月10日,陈彬他们根据丁默邨的活动规律,准备在丁默邨送郑苹如回家时,在郑家后门处刺杀他。那天车到郑家,郑苹如很自然地说了一句客套话:“上楼坐坐。”但生性多疑的丁默邨硬是坐在防弹汽车里,不肯跨出车厢一步。伏击人员只好无功而返。事后,陈彬、郑苹如等反复地核查每一个细节,并未发现破绽。锄奸组分析,可能丁默邨自知作恶多端,为防仇敌报复,故异常警觉。比如,他在76号的住房中,虽有床铺,平时却睡在浴室内,并在浴室四周装有防弹钢板;他睡前在浴缸上安放一张棕棚,早上起床后,再把棕棚拿掉,白天浴室照常使用。再说他熟悉当年中统特工的行动规律,在接报后半个小时内即能完成一次暗杀任务的设伏准备。而丁默邨经常送郑苹如回家,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对这种信息透明的日常活动,他自然格外警惕。

  因此,陈彬他们在策划第二次行动方案时,充分考虑到对手作为职业特工的狡猾和多疑,为了麻痹丁默邨,等他上车后,郑苹如再临时提出要丁默邨陪他去买大衣,同时又不自己指定去哪一家皮货店买——因为当年高档的皮货店集中于静安寺路、戈登路一带,而俄国人弗柳斯和索斯金先后经营的西比利亚皮草店以选料优良、制作精细、款式新颖而誉满沪上,享有“上海第一皮草行”的口碑,是上海富人最爱去的商店。因此,只要确定具体时间,设伏在西比利亚皮草店附近,就胜算极大。选择在“西比利亚”设伏,还有一个鲜有人知的因素,即陈彬由香港调到上海履职后,在上海的秘密落脚点就在西比利亚皮草店附近的静安别墅(即现在南京西路1025弄),距离西比利亚皮草店(今南京西路1135-1137号)只有二三十米。而“西比利亚”位于戈登路与西摩路之间,离现在的南汇路也很近。这条1932年落成的典型的新式里弄,行列式布局,总弄和支弄垂直交叉,穿越弄堂的另一个出口即到威海卫路(今威海路652弄)。这种四通八达的地形,既便于事先埋伏,又便于事后撤退疏散。陈彬给郑苹如的任务是让丁默邨放松警惕,诱使其自然地进入“西比利亚”,如能做到这一点,成败就取决于枪手们的现场发挥了。经过推演,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作为陈彬与郑苹如之间的“交通”嵇希宗,每天都在他从业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内,等待郑苹如用暗语传递情报。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中统上海区副区长张瑞京被76号抓获后叛变。事情的起因是军统特工熊剑东被76号抓获后,熊妻唐逸君病急乱投医,托郑苹如向丁默邨说情。丁看在郑苹如的面子上,也确实向周佛海提议招降熊剑东,因为熊被捕时的身份是军委会别动军淞沪特遣分队队长兼忠义救国军太昆松青常嘉兴县游击司令,是军统的一员大将。周佛海同意采用软化的办法进行招降,意在为其所用,以弥补汪伪集团缺乏军事人才之不足。

标签:皮货行的秘密
祥云千寻广告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www.6200338.com网站地图

      Powed by Z-BlogPHP.Theme by 千寻广告